搜索 解放軍報

從百年黨史看請示報告制度

來源:求是網作者:是説新語責任編輯:于海洋
2021-01-10 18:34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1月7日全天召開會議,聽取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工作彙報,聽取中央書記處工作報告。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

會議指出,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是堅持黨的領導的最高原則,是我國制度優勢的根本保證。黨中央每年聽取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黨組工作彙報和中央書記處工作報告,是堅持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一項重大制度性安排。

重大問題要請示報告是黨的重要紀律和規矩,是實現黨在各個歷史時期使命和任務的內在要求。中國共產黨成立至今,一直非常重視黨內請示報告制度。

1923年12月,黨中央在《中央通告》中就有關工作要求“各地方務須隨時報告區委員會,各區會務須隨時報告中局”。

1928年11月毛澤東同志所寫的《井岡山的鬥爭》就是給黨中央的報告,全面報告了當時根據地的實際情況,成為執行請示報告制度的典範。

1942年9月中央政治局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統一抗日根據地黨的領導及調整各組織間關係的決定》要求:“在決定含有全國全黨全軍普遍性的新問題時,必須請示中央,不得標新立異,自作決定,危害全黨領導的統一。”

1948年1月,毛澤東同志為中央起草關於建立報告制度的黨內指示,提出:為了及時反映情況,使中央有可能在事先或事後幫助各地不犯或少犯錯誤,爭取革命戰爭更加偉大的勝利起見,從當年起建立報告制度。報告制度規定:各中央局和分局,由書記負責(自己動手,不要祕書代勞),每兩個月,向中央和中央主席作一次綜合報告。報告內容包括該區軍事、政治、土地改革、整黨、經濟、宣傳和文化等各項活動的動態,活動中發生的問題和傾向,對於這些問題和傾向的解決方法。各野戰軍首長和軍區首長,除作戰方針必須隨時報告和請示,並且按照過去規定,每月作一次戰績報告、損耗報告和實力報告外,每兩個月要作一次政策性的綜合報告和請示。綜合報告內容要扼要,文字要簡練,要指出問題或爭論之所在。

1948年3月,毛澤東同志為中央起草關於建立報告制度的補充指示,要求各中央局、分局、前委,除已規定的報告制度務須嚴格遵守外,對於向下級發出的一切有關政策及策略性質的指示及答覆,不論是屬於何項問題,均須同時發給中央一份。下級向他們所作政策及策略性的報告,其內容重要者,亦須同時告知中央。每一箇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均有單獨向中央或中央主席隨時反映情況及陳述意見的義務及權利。

1948年8月,毛澤東同志以中央名義起草一封給林彪和東北局的長達2000多字的電報,嚴厲批評林彪在收到中央關於報告制度的規定6個月以來,一直沒有按規定向中央作綜合性報告,“使我們完全不瞭解你們在這件事上何以採取這樣的敷衍態度”。電報指出:“我們五月間即告訴你們,像大別山那樣嚴重的環境,鄧小平同志尚且按照規定向中央主席做了綜合性報告,並將鄧小平同志來電轉給你們閲讀。你們的環境比大別山好得多,何以你們反不能做此項報告?”

當月23日,毛澤東同志又在代中央起草的給各中央局、分局、軍區及前委的指示中指出,要“檢討這個長期在黨內首先在各高級領導機關內存在着尚未解決僅在近年來才開始認真解決的關係重大的問題”。

1948年9月,黨中央政治局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各中央局、分局、軍區、軍委分會及前委會向中央請示報告制度的決議》,就各項工作中何者決定權屬於中央,何者必須事前請示中央,並得到中央批准後才能付諸實行,何者必須事後報告中央備審,作了詳細的規定,從而正式確立了包括綜合報告和其他各項工作報告在內的一整套完備的請示報告制度,同時也明確了黨的各級組織的權限和責任擔當。

1953年3月,黨中央發出《關於加強中央人民政府系統各部門向中央請示報告制度及加強中央對於政府工作領導的決定(草案)》予以試行。

1956年9月,黨的八大通過的《中國共產黨章程》明確要求:“黨的下級組織必須定期向上級組織報告工作。下級組織的工作中應當由上級組織決定的問題,必須及時向上級請求指示。”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後,黨的建設在撥亂反正中逐步走上正軌,請示報告制度得到恢復和健全。1982年黨的十二大通過的新黨章直至2017年黨的十九大修改後的黨章都明確規定:“黨的下級組織既要向上級組織請示和報告工作,又要獨立負責地解決自己職責範圍內的問題。”

實踐充分表明,請示報告制度是黨的優良傳統和政治優勢的重要體現。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加強請示報告工作。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請示報告制度是我們黨的一項重要制度,是執行黨的民主集中制的有效工作機制,也是組織紀律的一個重要方面。”

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通過《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根據新的情況對重大問題報告制度作出更加細緻嚴格的規定。

按照這些規定,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中央和國家機關各部門,人民軍隊,各人民團體,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其黨委(黨組)要定期向黨中央報告工作。研究涉及全局的重大事項或作出重大決定要及時請示報告,執行黨中央重要決定的情況要專題報告。遇有突發性重大問題和工作中重大問題要及時向黨中央請示報告,除情況緊急必須臨機處置並迅速報告外,不準先斬後奏。

2019年初,黨中央頒佈了《中國共產黨重大事項請示報告條例》,這是在新形勢下對歷史上黨的報告制度的繼承和發展。這一條例與《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中共中央政治局關於加強和維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的若干規定》等黨內法規一起,構成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黨內製度體系,表明我們黨對維護黨的集中統一領導有了更全面、更深入的認識和更系統、更有效的辦法。

百年黨史告訴我們,請示報告不是可有可無的小事,而是事關黨的建設、涉及黨的政治紀律的大事。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幹部必須提高政治站位,強化思想自覺和行動自覺,認真學習、準確把握制度要求,不折不扣、嚴格執行制度規定,把各項規定落實到位,讓制度落地生根。

忠誠乾淨擔當(篆刻) 陳維

更多內容請看《求是》雜誌2019年第18期《黨的報告制度的建立及啓示》

(策劃:周昭成 曾嘉雯)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